兔叽精

我咸甚,此鱼何能及我也!☆

【stucky】 AO3使用教程(仅个人体验)

鸦巢:

冥冥咩:



stucky在AO3上的作品已经超过2万多了,其中有很多都很好,如果大家粮荒的话可以尝试下在上面觅食,顺便还锻炼下英语,可能大家不熟悉AO3的使用方式,难免退却,所以趁着今晚睡不着我试着做了下AO3的使用教程,仅是个人体验而已:




第一步在百度里搜索AO3点击Archive of Our Own




出现的界面是:




第二步:可以点击Get invited(申请成为会员,在下一个页面里输入邮箱就可以,我就不细讲了,大概一周后会收到邀请码,不过如果不发文或者不添加书签的话成为会员作用不大。)




如果要找文的话,点击“search”搜索




出现的界面是:









第三步:点击“edit your search”编辑你的搜索




出现的页面就是,如果不行的话可以直接点击:AO3,下面的图片是对上面内容的翻译,AO3的tag和分类做得十分完全,大家完全可以通过编辑来找到自己喜欢的文章











第四、虽然有这么多选项,但其实常用的并不多,如果看stucky的文的话,只需要在relationship里输入“Bucky”(如果只看完结的须先在前面complete那里点钩),等一会后会自动出现选项,第一个就是Bucky和Steve的,AO3里"/"代表cp,"&"代表除cp外很近的关系,比如好朋友,父子之类的





第五、Additional Tags是个很重要的功能,可以通过这个选择自己喜欢的文,比如选择什么设定的文:输入“alternate”就可以选择





另外如果要看肉的话:





第六、添加完需要的tag后就可以进行搜索了,系统默认的是按照相关度搜索,不过如果想看好文的话可以选择按点击量(hits)和点赞量(kudos)进行搜索:









第七:点击右下角的“search”搜索就可以了,如果是成人级的文需要点击proceed才能看:







第八点进去后,里面的一些操作指南有:首先得看警告或者tag,虽然多数文都没有警告,但有时候会有主要角色死亡之类的警告,其次文可以下载下来看,有4种格式的,mobi是针对kindle阅读器,epub是手机阅读器,如果电脑看的话我一般喜欢下载成PDF或者HTML网页版。看到一章最后,右下角有4个图标,点击next chapter就可以看下一章,大家可以积极给作者点赞哦~




选择这篇文来解释其实还有个私心是给我接下来要翻译的文打广告,to the memory I can't recall,至我所逝的记忆,AO3上stucky穿越文点赞数量第一,非常好看,(翻译点击链接:lof随缘) 虽然肉是冬盾,但其实文很无差,AO3的标签一般就只是写“有肉”,这种文代表情节无差,肉的时候有攻受之分,如果有标注top,bottom,则是明显的攻受了,不过小心有时候tag会再加一个“switch”,表示互攻,(一般写了top,bottom的都是互攻)洁癖的小伙伴们在AO3上小心避雷~














tips:




个人经验是,通过对字数的选择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文,一般1w字以下的文是那种比较甜的小甜饼或者肉,1w-3w对初次看原文虽然有难度,但还是能啃下来,3w以上就比较多了,需要慢慢来,但一般情节完整内容丰满的正剧都是4、5w以上,10w以上的文就真的有难度了,除非特别好看,一般我不会选择看的




一些其他tag:

















白果林遮住了光:

天啊我有好几项都是符合的...最近尤为严重。开始方了。

Ryin the Silverfish:

抑郁漫画集(Depression Comix)翻译。编号为189,190,191,192,193,194,195,197,198,200。


最近的状态好了很多,但翻译的效率怎么就慢下来了呢......

【不务正业系列】推荐一些实用网站

琓珪- 正直好少年:

码一个


美人赠我糖葫芦:



欢迎转载,但请勿转出LOFTER。




前排再推一下“网易蜗牛读书”,运营团队请给我打钱好嘛!




上课太无聊了,摸了个小鱼。




希望大家都能注意在网上保护好自己的隐私,注意信息安全。








1. 在线写作网站:telegra.ph 








在线写作网站,界面简洁,操作方便,编辑完毕点击“PUBLISH”按钮即可生成专属的链接,直接复制分享即可。建议在本地写完后再线上复制,适合作为石墨的替代。




telegra.ph界面如图:









2. 免费匿名邮箱:protonmail ; yopmail








发现的两个瑰宝邮箱服务,免费且匿名。相当喜欢protonmail,专门用来注册不是非常重要的网站和APP服务,500M免费流量已经够用。后面的邮箱可以生成随机地址,好处是不需要注册和设置密码,坏处是忘掉密码比较麻烦,主要用来注册一些迫不得已和用完就扔的服务。




protonmail界面如图:









yopmail界面如图:









3. 虚拟SMS接收服务 








提供国外虚拟手机号码,可用来接收注册码。建议用于注册不太重要或者临时性的网站服务,因为无法找回密码。不可以拿来注册围脖小号,因为手机号码数量有限。









4. 免费文件传输服务 








可以传输5GB以下的文件并生成链接分享。如果某盘分享容易失效的话,可以尝试使用这个传输服务。视频还是别了,给人家服务器增加负担多不好啊。









5. 多抓鱼 








二手书交易平台。可以直接搜索那(gong)啥(zhong)号“多抓鱼”,可以买到价格比较合适的二手书,也可以卖出自己的闲置书。我在上面卖了有800块的二手书了,搬家的朋友可以考虑一下。一般按照折扣价收书,1-5折我都卖过,不像卖废品那样心疼,也不像挂在某鱼那么心累。凑齐48元或者8本书即可卖书,后台操作,SF到付,真的很方便(竖大拇指!













✨最后推荐两个最近很喜欢的网站✨








1. 松冈正岗の千夜千册 








一个日本人做的个人读书博客,不知道直接点能不能看见。看不懂日语大丈夫(我也不懂!但是网站做得真的好精细好漂亮,完全满足强迫症。









2. 春天来了我们一起看动物吧 








有很多很多土土的动物照片,特别特别可爱!沉迷于看傻乎乎的动物照片!




送大家很多企鹅~















针对miflo俄罗斯访谈中涉及女性的言论的总结

法扎圈的大家都是很棒很棒的人呐

城北徐公:

占tag抱歉。




这是一场不恰当翻译引起的令人心痛的误会,误会米老师的姑娘们伤心难过,发现米老师被误会的姑娘们也伤心难过。双方都非常焦虑,而作为【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的作者,我有责任平息因为我引起的争论。




首先介绍事情起因,三月十二日早晨我第一次接触这篇采访的翻译https://m.weibo.cn/5802286797/4216549722064073,大意如下


——摘自【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文前警告




微博MikelangeloLoconteFanpage某太太翻译的米和flo的访谈中由三八妇女节引申出的男女平权话题,米老师提到他虽然认为男女没有高低之分,但社会没有准备好去接收这件事,人们的角色还没有被最终定位,无论在感情中还是事业中,目前女性在社会里依旧不得不依附男性生存。对此,即使在法国也是一样,米老师认为,女性应该去接受这件事。结果有时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即使女性没有成为领导者或富有的人,她们也能找到方式展现自己。比如带孩子或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这一段基本上是原话,大家请注意查看原文】




坦白来说,在看到这段描写时,米开来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崩塌的。个人原因我对女性话题非常敏感,在看到【女性应该去接受这件事】时我已经生气了,我看到有好几个姑娘是和我一样心里面很不舒服的,米老师后面几句话在这句话做前提的条件下也显得不那么在理。




当我在【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评论区与姑娘们探讨时,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翻译所表达的意思和米开来的原本意思相差很大。这使得我和所有看中文翻译的姑娘们的分析都确立在了错误的基础上,而一部分姑娘是直接俄文Google翻译成英文来理解的,造成两方人士互相不理解对方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一头雾水,心里很不痛快。




很快, @よもつひらさか 指出,这段话的中文翻译和俄文原文有很大出入。


其中,有主要歧义的一句话中翻是:


每个地方都是这样的。我觉得女性需要去接受这件事。


但俄文原句(Женщинам нужно этому учиться. )是“Women need to learn this”的意思。


这句话应该是“女性需要了解这一点”。




了解到这一点,我再结合我的文章底下看英翻的几位姑娘的留言,我非常悲伤的发现,确实是我误会了亲爱的米开来。文章前面我还写了一段话小小的质问了米老师,想起来简直想原地去世。(PS:万分感谢fanpage上提供翻译的姑娘,但可能这位姑娘本身对女性问题不太敏感,所以出现了用词不当的情况。没有责怪的意思,只要及时告知大家这个小小错误就不会有事。)




以下为米老师涉及女性的言论的另一个微博版本的翻译。结合上下文,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段翻译表达的意思和原先那个完全不一样。


http://fx.weico.cc/share/18671441.html?weibo_id=4216530067751666






以下摘自【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的文前警告,当时出于误解我对米老师的言论做出了现在看来不正确的评价——




我对米老师的话的理解是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仍然对女性不友好,所以女性很难不依附男性实现目标。目前这种现状难以解决,所以如果女性没能成功抵抗不公,在奋斗的道路上失败了,也不要过于悲伤,因为世道如此个人力量太渺小。这个时候唯一能让自己好受点的就是接受现实,另求他法】我想知道,如果米老师是女性,他会不会想接受这样的社会现状,是痛苦无奈还是欣然接受,或者尽力反抗为进一步平权添砖加瓦。【我无意上纲上线,我相信米老师自身品行端正,一切都是出于真心,不设身处地思考时观念会有偏差。】




PS:这两段文字在【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原文中被我删除了,我不希望再有人因为这两段话产生误解,我的文章只是供大家娱乐而已。




引用几位姑娘的回复表达一下直接看英翻后发现看中翻的姑娘误会米老师的心情——


xx_xx:想请您和楼上几位看到采访的翻译感到不舒服的妹子直接去看谷歌俄翻英感受一下?我自己一开始看到俄翻英时是很感动的,他说的这些在我看来是完全正面的东西。反而之后看了主页发的那篇中译之后心里有点不舒服,然后赶忙回去看了一遍英翻,觉得我最初没有理解错,才放下心来。那篇中译大概有一些用词上太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了…


mLALAm回复了  xx_xx:他几乎是作为一个边缘人打拼这么久到今天, 对于理想和现实的落差是有深切体会的, 很难相信他要表达的是屈服于现实的意思. 我根本没看那篇主页的翻译, 说实话昨晚看到这篇文章, 发现还有这么个理解并且广为传播我心里很不舒服


xx_xx回复了  mLALAm:我也是,女权相关本来是比较敏感的话题,我看英翻觉得他说的这些话明明一点毛病都没有,可是因为翻译用词让一些妹子产生误解就好难过啊。


-My shot!回复了  Dynhhhh:天呢真的好大的歧义… 我给GN解释一下,根据英文版里,他用的是learn的意思,page翻成接受…… 真的不对…… 他说的是现状不公正/不正常,女性一定要明白(learn)这一点,要去动用手边的方式去抗争,不管你是要做家庭主妇还是要做企业领袖…… 这个意思!!【急死【  




在此 ,我向几位看英翻的姑娘们道歉,我没有想到要去Google翻译俄文,造成了对米老师言论的理解偏差。希望姑娘们放下心里的疙瘩,让我们重新再法扎的小圈子里惺惺相惜,相亲相爱。




请一定要理解,就算我原本误解了米老师,我写【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的目的也从来不是为了揪米老师话柄怼米老师,只是想通过离奇的幻想,借莫扎特与萨列里之名,再一次向姐妹们提出这个话题,这个关于尚未取得成功的女性平权运动的话题。




【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炸出几位非常厉害的太太,她们认真负责地对女性平权的本质与方向和miflo的性格为人做出了中肯的分析。在此我引用 @雨荷轻倾 太太的阐释作为这件事情所引发的思考的总结。我相信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后很快就能过去,可是女性问题将会在未来的至少两百年内一直困扰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一句稍微有偏差的翻译会激起这么大的浪花。最重要的不是米老师的看法,也不是翻译妹子的看法,是女性问题本身。希望原本不知道这件事的姑娘们也能通过太太的阐释对女性对米开来都有更深的认识。




PS:太太在发表回复时似乎也不知道翻译的问题。




很认真得看完了翻译以及以上各位太太的讨论。作为一个多年不断在学习中的女性主义者,尽管头脑里仍存在许多无知的空白需要扫除,但我还是想说两句。


首先,我认为性别问题存在天然立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许多时候我们看到性别问题会产生冲动,或不自觉地流露出具有某一种立场的倾向,这是生理差异与长期以来社会文化塑造的结果。我认为,这种立场上的差异和冲突实际上难以消除,即便是一个有志于政治且关注女性主义问题的男性,也很难真正体会到女性的处境与心理状态。


因而,在客观地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尽量保持理性 --- 最好的方法仍是换位思考。接受了这一点,你会发现,所谓“he for she ”很多时候只是一句口号,是一种存在于女性心中的美好的期许。我们必须接受这种立场的差异,分清对话对象的潜在观点,是否是中立者?是否可能存在对于女权的误区?就像辩论,你根本无法说服对方辩友,要说服的其实是场外持中立意见的观众和评委,让他们接受你对我观点并且融入新的思考……我们要做的其实也一样。然后,我们来看看故事里的两位主人公吧。在我看来,这两位基本可以被划分为“带有天然立场的中立者”,他们的言论大体还没有偏离轨道。米君整个第一段基本都是在揭示现实,对于米君的争议集中在第一个answer的最后一句话,坦白说,这也是一个方面的客观事实,比如职场上的玻璃天花板也或是家庭生活中依旧不自觉深陷父权思维者,这是我们应该要去努力的方向。说服毫无意义,重要的是需要看见,从自身做起,独立、抗争(用合理的方式,我个人的立场并不想太过激进以至于吓坏中间派。毕竟,他们是我们需要争取的对象,女性主义者中的精英们更多的时候只是喊喊口号,而大多数女性在真实世界中需要面对的其实是大量中间派,比如我们的上司等,精英往往难以理解这种困境。失去了中立者的,对广大女性和女性主义运动无疑是一种看不见的伤害)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看见这种改变。


总体上来说,整个第一段没有什么大问题。没有必要用“政治正确”来掩盖现状,毕竟,倘若女性的生存没有任何困境,那我们为此正在或将要作出的改变也会失去意义。承认问题,承认立场差异,自我实现的同时自我证明,我认为这样才是比较好的态度。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米君更具争议的第二段回答。刚刚看到楼上的太太从翻译语意差别的角度分析了一下开头两句,值得探究。既然存在争议,在没有看到法语(或英语)原话的情况下我姑且避开它,从第三句开始分析。先来看看“但是”这个转折之后的部分吧,因为出现了“养育孩子”(坦白说我觉得这句是许多人的炸点)作为女性立场,特别是思维认识集中于第二次女性主义运动思潮的人容易比较敏感,但其实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应当承认,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是一部分女性的选择并且承认主妇的价值也是女性主义运动的一个根本认识。这个前面许多太太也已经提过了,回到米君原话,米君这话存不存在问题?当然是不存在的。因为你仔细琢磨会发现米君的观点其实落在“她可以用自己能够做到的方式实现自己”,“养育孩子”和“开创自己的事业”是为证明观点而举出的两个呈现并列结构的例子,并无侧重。既然我们之前已经谈到,应该珍视女性的选择和价值,那么这句话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之后的部分解决好了,我们回过头来看“但是”之前的。这句其实也是我将米君划到中间派的原因,他可能潜意识里对女性主义运动存在一个误区,即追求体现在权力和社会地位的争夺,这种误解是很普遍的,也是我们需要努力去弥合的。两性之间理想的结果是呈现出一种普遍意义上的共进,不过,客观上说由于天然立场的存在,我们习惯于将两性关系视作斗争,因而,我认为这种口头上的道理没有必要辩清,依旧如上,直接去做,带着批判性的思考,当遭遇实到的际困境积累到了一定阶段,我们再去探讨,开启新一轮的运动,这样比较符合客观规律。


米君分析完了,我们开始看弗君。弗君自称平权主义者,并且非常谨慎,在提到“绅士”这一观念时,也非常注意问题背后的思维陷阱,赶紧抛出了自己的立场。并且在最后一个回答里展现出来了非常正确的两性共进观。他说的不多,其实我也看不出什么,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是一个真诚的两性平权主义者,这当然并非所谓“粉丝滤镜”的结果,一是,近距离看他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实诚人,会照顾身边人的感受,且自我澄清时那句“我从小受的教育告诉我如此对待一件很正常的事”也非常实诚,和其他法国人接触过,他们就是这个观念,谈不上过度保护;二是,这也是最重要的,我真诚地相信每一位尊重女性的人,无论TA 的社会/生理性别,我愿意相信TA 并不是在说空话,开放包容的心态才能迎来开放包容的未来。


其实算来,我也是一名平权主义者,然而,身为女性,现实中所遇到的困境使我认清了“斗争尚未成功”的事实,大概有些中间偏左,因而依旧自称“女性主义者”,但我时常强调的其实是两性平权观念。始终认为,提问里那句“法国依然如此?”耐人寻味,法国对于女性主义运动的意义自不必说,作为第一次运动的策源地和第二次运动的主要阵地,依旧存在着现实困境,作为与之相关文化背景差之千里的俄罗斯都对此感到好奇、疑惑。当然,问题永远在出现,这也是一种客观事实。而无论如何,更重要的永远是:我们将要怎样去做?与诸君共勉。




最后,感谢【如果莫扎特是指南妮儿】底下的所有回复,一篇短短五千多字的文章能获得如此殊荣着实让我高兴,很荣幸能与诸位探讨乃至发现问题所在,最后解决问题。感谢各位的冷静理智,让我这个挑起争议的作者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撕*。




此致


敬礼









几个关于音乐剧认知的误区

天意高难问:

木也:



Variola:







1、新入坑的剧迷往往会简单粗暴地根据语种,把音乐剧分成英语剧(一般被认为是百老汇剧)、法语剧(一般被认为是法剧)和德语剧(一般被认为是德剧)。实际上,英语剧可以粗分为英剧(包括但不限于西区)和美剧(包括但不限于百老汇),但是也有其他国家的剧目,比如加拿大(《安妮和吉尔伯特》)和澳大利亚(《沙漠妖姬》)——加拿大的情况更复杂,因为它不仅出英语剧,也出法语剧。法语剧通常涵盖法国本土剧和魁北克剧(加拿大)。德语剧则有一大半其实是奥地利剧。








2、所谓的四大音乐剧(《猫》、《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和《西贡小姐》)其实是一个伪概念,韦伯和勋伯格都是当代音乐剧大师没错,但不足以笑傲江湖平分天下,这四部剧唯一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制作人麦金托什,称它们为西区四大剧还差不多。(不严谨地说,这四部剧的确都是先在西区上演,然后杀入百老汇的,然而问题是,西区上演的大悲其实是麦金托什重新包装修改过的大悲——大悲首演于1980年的巴黎体育宫,我的内心里觉得,这还是一部重新包装的法剧)








3、根据演出场次来算,真正的西区四大剧是——《捕鼠器》(1952年首演,总计演出2.7万场)、《悲惨世界》(1985年,1.3万场)、《歌剧魅影》(1986年,1.28万场)和《黑衣女人》(1989年,1.15万场)。《猫》(第6名,0.89万场)和《西贡小姐》(第17名,0.42万场)显然不符合伦敦观众的口味,尤其是《西贡小姐》,严重名不副实(然而Lea真好看啊)








4、相应的,百老汇四大剧其实是——《歌剧魅影》(1988年,1.24万场)、《芝加哥》(1996年,0.87万场)、《狮子王》(1997年,0.83万场)和《猫》(1982年,0.75万场)。第5名以下依次是:《悲惨世界》(1987年,6680场)、《歌舞线上》(1975年,6137场)、《加尔各答》(1976年,5959场)、《坏女巫》(2003年,5835场)、《妈妈咪呀》(2001年,5758场)、《美女与野兽》(1994年,5461场)、《吉屋出租》(1996年,5123场)、《泽西男孩》(2005年,4642场)、《西贡小姐》(1991年 ,4092场)、《42街》(1980年,3486场)、《油脂》(1972年,3388场)、《屋顶上的提琴手》(1964年,3242场)








5、从前几名的排行来看,似乎可以轻易得出西区的演出密度和市场活跃程度都优于百老汇的错觉,但是如果往排名表的下部看就会发现,到排名20位前后的剧目,西区和百老汇的演出场次都维持在两千到三千场的范围内,西区的高票房和高卖座率,是因为有限的资源更加集中在几部名剧身上,而且有些剧目会频繁复排,有些剧则在各方因素的推动下长演不衰(这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人在伦敦的麦金托什)。








6、制作人对音乐剧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以麦金托什为例,最有说服性的例子就是勋伯格的《悲惨世界》。1980年法语版《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宫上演三个月,因为剧院合同到期被迫停演,有人将剧本拿给麦金托什后,他联系勋伯格修改五年,有了今天我们听到的西区版大悲(当然也有人会更喜欢法语原版,这个是审美和品味的问题见仁见智我不多做评论),厚重的交响,英国式的演绎,几乎听不出原著的法国味了。勋伯格从此也离开法国市场,转到英美发展,他之后又推出了三部音乐剧,你们可能只知道《西贡小姐》,因为这仍是他和麦金托什合作,在西区推出的作品。勋伯格的第四部音乐剧是《马丁·盖尔》,仍然在西区推出,但是这一次麦金托什对剧本的题材和风格不太满意,兴趣已经不大了;勋伯格的第五部音乐剧《海盗女王》是在百老汇推出的,首演卡司包括Stephanie J. Block、Linda Balgord和肉排Hadley Fraser,这部剧听过的人又有多少呢?








7、法语音乐剧界也有几个知名制作人,最值得拿出来说的的大概就是Luc Plamondon(剧本、作词)和Dove Attia(剧本,作曲)。Plamondon最著名的作品是《星幻》(1979年)和《巴黎圣母院》(1998年),被誉为是开辟了法语音乐剧纪元的两部划时代作品(实际上法语音乐剧的传统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未曾间断过,就摇滚音乐剧而言,勋伯格的处女作《法国大革命》[1973年]甚至比《星幻》还要早,当然没人家红是真的)。Dove Attia可能对新粉丝来说更熟悉一些,《十诫》(2000年)、《乱世佳人》(2003年)、《太阳王》(2005年)、《摇滚莫扎特》(2009年)、《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2012年)、《亚瑟王传奇》(2014年)都是他担当制作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Plamondon和Attia都不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Plamondon是魁北克人,Attia是突尼斯人。








8、顺便说一下所谓的“法语四大剧”(《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十诫》《小王子》)——这“四大剧”的说法是上世纪末入法语坑的剧迷们耳熟能详的,但其实这四部剧里也有一个名不副实的,就是Richard Cocciante作曲的《小王子》。不得不承认这部剧的曲目和舞美是非常优秀的,但这部剧本质上是一部小剧场剧,加上演员的年龄限制,注定了不便于推广演出。和《小王子》同期(2002-2003年)的优秀剧目其实也是很多的,比如Gérard Presgurvic的《乱世佳人》、Michel Legrand的《柳媚花娇》、Félix Gray的《唐璜》,《小王子》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估计和《巴黎圣母院》剧组出身的作曲Richard Cocciante和主演Daniel Lavoie有关。








9、德语剧好像没有听说过“四大剧”的提法(我不懂德语,德剧听得也少,如有错误请指出),如果有的话估计是《伊丽莎白》(1992年)、《吸血鬼之舞》(1997年)、《莫扎特》(1999年)和《蝴蝶梦》(2006年)。除了《吸血鬼之舞》之外,其他三部剧全部是Michael Kunze作词(捷克裔,德籍)、Sylvester Levay作曲(塞尔维亚裔,匈牙利籍)搭档创作(《吸血鬼之舞》的词作者仍然是Kunze,作曲是美国人Jim Steinman)。四部剧全部是奥地利的Vereinigte Bühnen Wien (VBW)公司制作,所以从血统上算是奥地利剧。








10、《德库拉》不是德剧。








11、以德库拉为主题的音乐剧大致有四部,分别是捷克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1995年)、美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the Musical,2001年)、加拿大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entre l'amour et la mort,2006年)和法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l'amour plus fort que la mort,2012年)。B站上那个德版德库拉是美国音乐剧《德库拉》的德语重拍版(准确地说是奥地利重拍版——2007年格拉茨音乐节)。Wildhorn对百老汇版的修改在2005年瑞士巡演时就开始了,至于他成为污叔的脑残粉专门为奥地利版范海辛多写了几首歌什么的,谁还没当过谁的脑残粉呢?
顺便,加拿大版的《德库拉》是法语剧,制作人是大家熟悉的诗人Bruno Pelletier。法国版的《德库拉》当然也是法语,而且两部剧都喜欢在副标题里写什么爱啊死啊的,经常让新粉搞不清。记住山羊胡惨白脸声音特别磁性的那个是魁北克伯爵,我就静静地装逼不说话两个小时一句词没唱的那个是法国版伯爵。








12、其实法语、德语音乐剧已经不算小语种了, 俄语、荷兰语、捷克语都有不少好剧目哦(所谓德三枪,其实就是荷兰剧),这个时候只恨自己懂的外语太少啦。








暂时想不起来其他的,以后想起来再补充吧。








最后,音乐剧这种形式和话剧、舞剧、歌剧一样,是以剧场为中心的艺术,所以不要被官录、官摄这些东西限制,这些现代的技术手段的确大大造福了没有条件到现场看剧的观众,也极大地拓宽了观众的时间和空间范围。但是,剧场的中心永远是剧场,不要迷信原卡、A卡、纪念卡这些名头,用开放的心态去听每一个版本、每一种演绎,真的会有惊喜哦。













关于版权 使用权 署名权一点感悟

胶水光年:

晚猫:



今天特地写下这个,是希望有画画的童鞋们(也像我这样版权意识淡薄的)




看到此文时,在接商稿时需要留意的地方。




经验有限,没说对的地方希望别介意。杂志出版社等纸媒我接触不多。




话有点多,请耐心看完。








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商稿了,设计和服装效果图居多,插画偏少。




那时候都以为,商稿就是一锤子买卖,对方给钱,我给稿。思维简单天真。




而且,我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不能发网上。




时光荏苒,当电脑里,各种工作和活的文件夹越来越多,自己的作品基本没什么。




才发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都献给了不能以自己名义发表,保密性质的所谓东西们。苦笑。(好吧,这只是感慨,入正题)




经过对合同的分析,以及网上资料,朋友们签合同的经验。








总结几点,给大家提醒:




1:对方一次性付钱,买的是作品使用权。使用权可以有时间限制的。几个月,几年,或者永久。最好把使用的范围确定。按时间还是按使用范围。这可以协商。你保证这个期限内不再商用,但可以在合同里说明,作者有权上传小图到网络进行自我宣传。




2:版权都在作者手里,要注意合同上这部分,有没有写到买断版权。(别随便down了网上模板,没注意看。就签了)如果对方要买断版权,那价格就不低了,自己要权衡。




3:要强调作者署名权,这是作者的基本权利。如果你的作品,都不敢说是你自己画的,那也太悲哀了。




4:没有经过公司公章的合同,仅签字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当然,很多插画根本不签合同,仅网上协商,但是一定要求对方预付报酬。30%~50%,尽量争取。很多JS,拖欠稿费,或者给稿了说不用玩消失,也有可能。




5:对方要求你画样稿,可能试了就没下文了。所以,这样稿是得一开始就谈好,样稿有报酬的。不能白画。你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争取更多权益。




6:给对方看稿时,截图看小图,如果是不熟悉的刚开始合作,在对方确认稿件OK后,收到全款再发大图。除非是对方付款可信。




6:设计类一般都有规定,修改不超过三次。插画,也要提前说明,尽量控制修改次数。如果每次修改等于推翻重画,次数不少。那这种客户不要合作也罢。当然,很多公司都不接受,我给你钱了,你凭什么不改呢?你要用专业态度说明,这是行规。








希望大家手拉手团结起来,保护作者们的权益!




在天朝这个山寨大国,所有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当素材,请大家保护好自己,明白商稿哪些权益是属于自己的。




                                                                                  ————内牛满面的某人深夜写下此文。